为了还贷款,我瞒着男友去捐卵

- 编辑:admin - 点击数:116

为了还贷款,我瞒着男友去捐卵

  “聘捐卵志愿者,一次1-10万元酬劳,有意者请联系……”

  下午时分,方琳的手机忽然收到一条微信消息,是一个捐卵的广告。

  随后,对方又发来一条消息:“你加这个中介,这样来钱快,你也想早点儿把贷款还清吧?”

  方琳盯着手机屏幕上“捐卵”那两个字,看了又看,心里一阵恐慌。

  方琳把手机丢在一边,然后走到全身镜前,把自己从头看到脚,一个劲儿地叹气。

  方琳整过容,眼睛鼻子看着都挺自然的,不枉费她花的钱。以前她一直不满意自己的脸,现在是自信了不少,但是她欠下了贷款,给她发消息的就是贷款那边的人。

  因为一直没还完,那个数字还在一天天增加,这让方琳心急如焚。

  方琳家里不富裕,她才毕业一年多,是个月光族。

  因为喜欢买奢侈品,现在信用卡也还欠着钱。能借钱的人她都借过了,但借了也是要还的,挖东墙补西墙,倒不如自己想办法弄钱。

  她听人说去趟夜总会能赚不少,但方琳刚和喜欢的男人确立关系不久,她怎么也不会去做那些事,更不可能开口跟他借钱。

  方琳喜欢的男人叫曹明,是前阵子方琳换了工作后在新公司认识的。

为了还贷款,我瞒着男友去捐卵

  曹明比她大四岁,是另一个部门的主管,老板挺看重他,可以说是年少有为了。

  他平时不苟言笑,其实笑起来很好看,私底下和方琳在一起时也对她很体贴,一直很迁就她,没有大男人主义那一套。

  两人正如胶似漆地谈着恋爱,马上就三个月了。

  他们正式成为男女朋友那天,曹明对方琳说:“如果我们交往的话,我肯定是奔着结婚去的,以后咱们俩可以一起努力。”

  方琳被曹明的真诚打动了。

  以前从来没有一个男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,而且这个男人的长相和个性都是方琳喜欢的,她想跟他好好在一起。

  方琳现在工作很认真,每个月省吃俭用,也不再乱买东西,可是那一笔贷款还压在她头上,再加上信用卡的债,这些都要还上才行。

  贷款那边的人已经两次找上门来了,有一次差点儿被曹明撞上。一想到这里,方琳就焦躁不安。

  02.

  这天,曹明约方琳一起出来吃晚饭。

  吃饭期间,曹明不住地给方琳夹菜,让她多吃点,嘴角一直挂着笑容,但是方琳心事重重。

  吃着吃着,曹明毫无预兆地对方琳说道:“我和我父母说了我有女朋友的事情,他们特别高兴,很想见见你。”

  “啊?”

  方琳原本有一点点心不在焉,现在完全收回了神。

  “我这两年工作忙,一直单身,他们本来很着急,现在放心了。”曹明解释道。

  方琳一时不知该如何应答,她支支吾吾,“我……”

  曹明见方琳有些担心,急忙宽慰她:“你别紧张,他们绝对不会为难你的,他们喜欢你这样认真勤奋的女孩儿。”

  “我确实有一点紧张,我是怕自己到时候丢人。”

  听到曹明夸她认真勤奋,方琳心虚不已,她不过是遇到他以后才开始变成这样的。

  “没事的,说不定以后就是一家人了,哪有什么丢人不丢人的,你要是觉得太快了,就再等一等。”曹明大笑,缓和了一下气氛。

  “如果……”方琳欲言又止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“我是说如果,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好,你会怎么办?”

  面对方琳的问题,曹明愣了一下,笑着说道:“我不知道你指的是什么,但从我认识你到现在,我觉得你很好。”

  方琳笑了笑,听到他这样说,她安心一些。

  两人吃过晚饭后,曹明送方琳回住处,他一直看着她进门后才走,叮嘱她要把门好好反锁。

  曹明走后,方琳倚在门上出神。

  这时,电话响了起来。

  方琳看了一眼,是贷款那边的人,她必须接。

  “胆子大了,都不回复我们的消息了!”

  “我没有,我只是忙忘了……”方琳赶忙辩解。

  “你再不赶紧把这个月的钱还上,我们只有多去你家几次了,或者把你的信息放到网上挂一挂,看看有没有男人替你还钱。”

  方琳心里咯噔一下,连说了好几句:“我一定会尽快还上的。”

  挂掉电话后,方琳开始惶恐不安。

  她要怎么把钱还上呢?

  03.

  方琳这个月的钱的确是还不上了。

  隔天,贷款那边的人就又找上门了,见方琳不在家,甚至找到公司那边堵她去了。

  方琳越发害怕,她再次保证说自己一定会尽快还钱。

  对方撂下狠话:“给你门路你都不走,我看你是不想还了,那我们就找你老板去要好了,还是说,你真想让我们把你的信息挂上网啊?”

  “我一定尽快,我会还的……”方琳急得快哭出来。

  那些上门讨债的人什么都做得出来,她必须赶紧想办法。

  当天晚上,方琳思前想后,还是加了那个捐卵中介的微信。

  方琳想要赶紧把自己以前“捅”的窟窿都补上,不然拖得越久越麻烦……

  验证通过后,对方立刻发来消息,询问她捐卵的原因。

  方琳暂时没回答, 过了好一会儿,她回复中介说自己欠了贷款。

  聊了聊基本情况以后,中介让方琳发素颜照,还让她填个人信息的表格。

  方琳禁不住问:“我的信息被泄露怎么办?”

  “我们当然会为你保密的,如果你不提供给我们这些信息,我们也无法信任你,更没办法估价啊。”

  方琳犹豫良久,还是把素颜照和个人信息都发过去了。

  没多久,中介回了消息:“你这样的情况预计能给到4万,具体要等你过来做身体检查才能定下来。”

  方琳蹙眉,她回复道:“才4万?”

  中介那边马上回道:“你还嫌少啊,有的女孩长得漂亮也没用,学历低的只给一两万。”

  方琳沉吟一会儿,她急着用钱,这也没法讨价还价,便答应去看看。

  接下里的几天里,方琳和那个中介见了面,随后又进行了体检,一切都没问题后,中介跟她说要先打几天的促排卵针,然后再打取卵针,取完卵子以后她就能拿到4万块了。

  听到要打针,方琳胆怯起来,她有点害怕打针。

  没几天,方琳就被带到一个花园小区的房子里头去打促排卵针。

  一起打针的还有好几个女孩儿,有的看着只有十七八。打针的房间看着消毒条件并不好。

  方琳想退缩,但中介拉住了她的胳膊:“放心吧,没事的,你看她们不都好好的,捐卵是做好事,还有钱拿,你不想还贷款了?”

  想到要还贷款,方琳紧闭着眼睛,她退缩不下来了。

  于是,方琳硬着头皮连着打了好几天的促排卵针。

  打完针后,她觉得身体不舒服,但是打针的人告诉她这都是正常反应。

  这天,方琳打完针后没有立刻走。

  她对这个地方挺好奇的,便四处晃悠。走着走着,她无意间去到了打取卵针的房间,便偷偷跑过去看。

  这一看,方琳整个人都呆住了,后背发凉。

  屋里头有个穿着白大褂的人正在给一个女孩儿打取卵针,方琳看得心惊胆颤,因为那取卵针估摸着有30多厘米那么长,针扎进去的时候,那个女孩儿特别痛苦的样子……

  取完卵后,女孩儿已经疼得下不来床。

  过了好久,女孩儿才颤颤巍巍地走出来。她脸色蜡黄,还在不停地哭,扶着墙才勉强慢慢地往前走。

  方琳吓得发抖,后背直冒汗。

  这时,有一个人走了过来。

  “哎,明天才轮到你,别乱跑。”

  方琳根本没听进那个人的话,她快步地走开,出了门以后就开始拼命地跑。

  她不想捐卵了,她再也不要回到这里……

  04.

  逃回家的当天晚上,方琳就觉得自己腹部很难受,她躺在床上,直冒虚汗。

  就在此时,敲门声响了起来。

  这些天方琳一直刻意不和曹明见面,她已经好多天没去公司了,曹明找上门来。

  方琳颤颤悠悠地去给曹明开了门,她强颜欢笑。

  曹明连忙扶着她,忧心地问道:“你吓到我了,你到底是怎么了?”

  “没事的,只是肠胃不舒服,躺着就好。”方琳撒谎道。

  曹明不放心,他要去给方琳买药,还说要送她去医院。

  方琳全都拒绝了,“我吃过药了,你陪着我就行。”

  “如果明天还不舒服,必须赶紧去医院。”曹明心疼地看着方琳。

  方琳点点头。

  就这样,曹明陪了方琳一晚。

  第二天下午,方琳还是觉得很难受。

  她拿起手机时,发现有很多未接电话和短信,微信上还有好多新的好友请求。

  他们几乎都在问:“看你长得还不错,什么价钱啊?”

  方琳气得发抖,可也无可奈何,应该是捐卵组织那边把她的照片和联系方式都公布出去了……

  果然,晚上的时候,中介给方琳发了微信:“现在这些只是小意思,如果你明天再不按时过来,后果自负。”

  没一会儿,贷款那边也发来了消息,催方琳还钱,说这次至少要一次还清4万块。

  4万块……

  方琳望着那个数字,忽然明白过来,她其实是掉了入了一个圈套,捐卵中介的微信是贷款那边的人给的,贷款给她的人和捐卵组织那边应该是有联系的。

  方琳一下子泄了气,她根本别无选择。

  在方琳踌躇焦心的时候,曹明还在悉心照顾方琳,他正在厨房给她熬粥,这让方琳心里越来越难过,也很慌张,她绝对不能让曹明知道这些事。

  第三天,方琳一大早就赶紧说自己都好了,谎称要回家一趟,好不容易才把曹明打发走。

  曹明走后,方琳一个人在房间里哭。

  她害怕那长长的取卵针,但是她更害怕亲近的人都知道她其实是个肤浅又贪慕虚荣的女人,为了整容和买奢侈品欠了一屁股的债……

  05.

  方琳还是去打了排卵针。

  打针的时候她紧闭双眼,疼得哭都哭不出来。

  她最终拿到了那4万块。

  回住处的路上,方琳看着手机上那笔微信转账,眼泪这才哗哗地往下流,浑身都像被针扎一样疼,觉得自己快要死掉……

  被取走卵子的第二天,方琳一早醒来,她已经难受得说不出话来,有一种虚脱的感觉。

  曹明提着东西来找方琳的时候,方琳已经晕倒了。

  曹明大惊失色,立刻送方琳去了医院。

  而去了医院以后,一切自然都瞒不住了。

  医生给方琳做了检查后,曹明去给方琳办住院手续。

  方琳虚弱地躺在病床上,曹明默默地守在她身边。

  医生看着方琳,有些无奈地说道:“姑娘,你差一点就失去生育能力了,以后可不能再做这样的事!”

  方琳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,讶异过后,她责怪自己实在是太愚蠢。

  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。”曹明问方琳。

  方琳看了一眼曹明,低下了头。

  她知道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,只得把实话都讲出来了。

  贷款,整容,信用卡,奢侈品,还债……

  方琳越说越觉得自己可笑又可悲,她泪眼朦胧,根本不敢抬头看曹明,但她还是诚恳地对曹明解释:“我认真工作不是装的,我是遇到你以后想着要改变的,我是真心想跟你好好在一起,所以才着急……”

  曹明脸色煞白,生气也不是,责骂也不是,只是唉声叹气。

  过了好一会儿,曹明又长叹一口气,对方琳说道:“算了,你先好好休息吧。”

  “我错了……”方琳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,她后悔不迭。

  她也不知道怎么就鬼迷心窍了,一心想着要还贷款,根本没想那么多,差点儿酿成大错……

  后来的几天,曹明常常来看方琳,但是话很少,方琳隐约感觉到,他们再也回不去了。

  06.

  不久,方琳出院了。

  出院那天,曹明送她回家,一路上俩人都没说一句话。

  出院后,方琳一直收到那个卖卵组织的威胁消息,让她再去捐卵,方琳最后选择了报警。

  很快,那个卖卵的地方就被查了,他们确实和贷款那边有着非正常的合作。

  方琳的身体休养好以后,曹明终究还是跟她提了分手。

  方琳很伤心,但是曹明对她算是仁至义尽,她没有资格去责怪。

  在医院的时候他没有抛下她,陪她度过了她最蠢最狼狈的时刻,她已经很感激。

  后来,方琳听说有的女孩因为卖卵再也无法代怀孕,甚至还有在取卵时因为感染差点没命的,她已经算幸运的了。

  如今,方琳就是勤勤恳恳工作,再也不敢沾染那些事情。

  直到现在,方琳回想起来那次经历还是一阵后怕。

  她要卖的哪里是卵子,是自己的健康,甚至是自己今后的人生……

  (因非原创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,如原作者认为不宜供浏览,或不应无偿使用,请联系删除,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,如无意中侵犯了媒体或个人的知识产权,将于24小时内删除,只为传递正能量)

代孕妈妈